欢迎来到轻博时分,只是十分。

Artka阿卡随心手艺,我是阿卡


Heaven Please

两年前的黑历史

墓碑的铭文出自斯蒂芬·金的《撒冷镇》


Heaven Please


我们在天上的尊主,愿人都以你的名为圣。

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愿你免我们的罪...救我们脱离邪恶。

阿门。


残阳似血,白碑如林。

海风吹拂着,晚祷的钟声和波涛的轻响在墓园中回荡,白昼的落幕是日光的葬礼。

地宫的门敞开着,这是窃贼没有预料到的。

他木然地望着大理石上的铭文:


The angel of Death who holdeth

The bronze Lamp beyond the golden door

Hath taken thee into dark Waters

God Grant He Lie Still


邪...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
天空布满的都是星星的眼睛
不论早晨还是夜晚
月光陡然  潇潇洒洒

如果有一天
海洋充斥的都是鱼儿吐的泡泡
不论安静还是波澜
蓝色绚丽  悄悄轻轻

如果有一天
森林蔓延的都是绿意的仓促
无论夏天还是冬天
生机勃勃  苍苍郁郁

如果有一天
地铁飘散的都是无奈的寂寞
无论上班还是下班
苍白无力  寂寂寥寥

如果有一天
你都不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无论快乐还是悲伤
那我  是不是会难过呢

来源:倒。影

第七章 鬼道

小叶手中是只身长近尺的大蛾子,颜色灰白黯淡,双翅翅尾却有着一对鲜艳至极的血色大斑点。此时大蛾犹不断挣扎,双翅乱扑,红斑闪动,如一对厉鬼血瞳。

小叶将这蛾子翻了过来,指着它头部给他看。这大蛾口器长约六寸,粗如笔管,映着火焰竟还反光。孙小轩伸手摸了一摸,只觉硬似钢铁,不禁啧舌。

小叶道:“你说幺蛾子怎么也会长这么大?”

孙小轩细细想了一想,道:“我曾听长辈们讲过,这种蛾子喜食血液、骨髓与脑浆,名称鬼瞳吸血蛾。你说隙里的那干尸,以及当年老猎人康叔的徒弟,极有可能便是栽在了这东西手……嘴里。”他原想说“栽在手里”,一想这蛾子没有手,只好改成“嘴里”,顿了一顿又道:“这种蛾子据说生长漠北,咱们淮南怎么会有?”...

说说我眼中的现代诗歌鉴赏和创作

仓巴:

每次跟朋友谈论现代诗歌,总会遇到两个问题。一个是如何欣赏现代诗歌,再一个是如何创作现代诗歌。其实这两个问题我们从小学就学习,但是多数时候还是搞不明白,有的人讲述的太学术,太专业,我们根本就听不懂,即使听了也是似懂非懂。而有的人直接就说,艺术要靠自己感悟和灵感,是一个人的天赋,直接把想写诗歌的人吓跑了。其实在我看来诗歌是非常简单的东西,既容易欣赏也容易创作。

先说一下诗歌的欣赏。在我看来诗歌首先是一种表现大于再现的艺术,多数时候它不是以叙述和描绘物象为主的,不是在给我们陈述一个故事,也不是描绘一件事物,更多的时候是一种情感的表达。这种情感的表达是通过文字直接实现的,所以一首完整的诗歌即使没有...

Up in the Air.来张黑白的试试..

来源:曹迪cdplayer-chihato

曹迪cdplayer-chihato:

鸽子.小孩.杜巴广场.尼泊尔


京城的颜色,京城的人。千年的文华,百年的辉煌

来源:Devin.Lu 尘埃

要来一个吗〜

来源:深夜矫情逼

1 / 3

© 轻博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